网站首页 m亚美网
亚美am8客户中心

亚美am8客户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亚美am8客户中心 >

日共前领袖野坂参三传奇

发布时间:2021-01-13

  野坂参三的人生轨迹让人惊叹。他是世界上两大(英国和日本)的创建者之一,神秘的身影曾出现在巴黎、马赛、莫斯科、延安、纽约、洛杉矶,参加过中共七大,100岁时却被日共开除党籍……这名有着多国背景的日本人历经了怎样的传奇人生?

  1910年,日本国内发生了革命者的所谓“大逆事件”,让18岁的野坂参三开始对社会主义思想产生兴趣。1912年,野坂参三进入庆应义塾大学,并在大学里加入了友爱会,开始参加日本工人运动。

  1919年夏,野坂参三以友爱会特派员身份前往英国调查访问,学习欧洲工人运动的经验。1920年7月,英国成立,野坂参三在当年8月加入了英国,是其最早的党员之一。

  1928年,三一五事件中,野坂参三被人告发入狱。获释后,野坂参三携妻子野坂龙秘密流亡苏联。受日共派遣,他以日本代表身份参加共产国际的工作。但到达苏联后,野坂参三进入东方劳动大学接受秘密训练,成为共产国际和苏联内务人民委员部的特工。在共产国际,他用冈野进的名字公开活动。1935年,他在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被选为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委员。

  野坂参三除了加入并参与创建过两个国家的,还和中国有密切的关系。

  1940年2月,在莫斯科皇宫医院治疗臂伤的周恩来决定回国,早想回日本参加斗争的野坂获此消息后,有意与周恩来同行,到中国再转道潜回日本。此建议得到了共产国际总书记季米特洛夫的同意。

  1940年3月,野坂参三留下夫人在莫斯科,装扮成华侨和周恩来的随员,与任弼时、及师哲等人一起秘密抵达延安。但安顿下来不久,野坂就发现:在不远的将来,他根本不可能从中国潜回日本,的根据地几乎都被军队和日本军队包围着。这种情况下,野坂只得从长计议,做好长留延安的准备。经中共中央研究,由周恩来、王稼祥代表,邀请他留在延安与中国人民一起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野坂参三欣然从命。

  他放弃了共产国际高官的优厚生活(据说当时月收入高达1600卢布),只带了一套做工考究的苏联西装,住进了延安王家坪附近一座一进两孔的套窑。从那时起,野坂参三有了中国名字:“林哲”(1943年使用共产国际期间的姓名“冈野进”,1946年回到日本后又恢复“野坂参三”本名).

  1940~1945年,野坂参三“蜗居”延安“日本问题研究室”,从事反战和反法西斯宣传,并兼任八路军总政治部对敌工作部顾问等职。据1989年出版的野坂参三回忆录《风雪岁月》载:“周恩来建议我工作的内容大致可以归纳为以下三点:第一,调查研究日本的军事、政治、经济及社会的实际情况,将其报告给中共中央……第二,希望对前线日军士兵的宣传工作给予指导和帮助……第三,希望我亲自抓俘虏的教育工作……”当时,野坂参三提议,由八路军总政治部在延安建立一所以日军战俘为主体的化敌为友的特殊学校。后经中共中央、反复磋商并在1940年10月决定建校,野坂参三担任这所日本工农学校校长,教育改造了大批日俘。

  1945年4月至6月,野坂参三作为唯一的兄弟党代表参加了中共七大,并在大会上作了《建设民主的日本》的书面发言。

  1940年,野坂参三到达延安后,虽已年近半百,但一样有“寡人之疾”。不过也许是东方人的缘故,野坂参三含蓄而“曲折”。据当年日本工农学校副校长赵安博回忆:在八路军敌军工作干部学校作了几次报告后,他便向敌工部部长王学文提出,要一位秘书帮助工作。八路军总政治部经研究后,同意了他的要求,将美貌的女学员庄涛安排到他身边。庄涛去野坂处工作不久,两人就公开同居了。当时延安的媒体,特别是外国记者对此十分关注,卡萝尔·卡特在《延安使命》里这样写道:“他是一个和善、说话轻柔的人,有一双清澈、洞察一切的眼睛。他来中国时,他的妻子留在了莫斯科,因此在延安时他与一位很有活力的中国女子一起生活,这名女子会说流利的日语。”卡萝尔·卡特笔下的这位“中国女子”就是年方24岁的庄涛。

  然而,“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庄涛出现时,野坂参三自然赞成 “衣不如新”;而当与老妻重逢时,野坂又信奉“人不如故”了。野坂参三后来对庄涛的“薄情寡义”并非没有前兆,他早已将话向庄涛挑明:“我们的恋情是没有结果的,日本战败之日,就是我返国之时。”1945年9月,野坂离开延安时并没有带走庄涛,他拟绕道苏联回国,就最清楚地表明:他已有意与还在莫斯科的野坂龙重修旧好。

  。。。于情于理,庄涛都扮演了一个悲剧角色。野坂参三返日之后,庄涛黯然神伤。最令庄涛心意难平的是,在延安的几对跨国婚姻中,庄涛、肖月华(李德的第一任妻子)都是“领导之命,组织之言”,但肖月华、李丽莲(李德的第二任妻子)好歹“明媒正娶”,有一纸薄薄的结婚证书为凭,庄涛却连起码的“名分”都没有。

  中苏在上世纪60年代处于敌对时期,野坂明确站在苏共一边,说了不少指责中共的线岁高龄的野坂退居二线,但依然在日共第十六次代表大会上当选为名誉主席。从议员隐退后,野坂参三开始撰写自传《风雪的历史》。该书共分为八个部分,从1971年至1989年,由新日本出版社陆续出版。

  然而此后《周刊文春》在1992年9月至11月连载了对野坂参三经历的调查结果,认定他是苏联特工。中央委员会总会立即解除了他日本名誉议长的职务,后来又做了将百岁高龄的野坂参三开除党籍的处分。而野坂参三除了说“虽然遗憾,但是事实,不得不承认处分”之外,再无对此事的评论。翌年11月14日,野坂参三逝世,终年101岁。

  在苏联解体之后,大量的官方资料被公开,2002年8月26日到30日,日共中央不破哲三主席访问北京 。他谈到了日共中央为什么开除野坂参三党籍的问题:“苏联解体后,大量的官方资料被公开,日本的杂志《周刊志》从莫斯科买到了关于野坂参三在共产国际活动时,为了保护自己,把自己的同志当作日本警察局的特务,向苏联当局告发,并且使该同志被害的资料。这以后,日共中央得知:从延安返回日本途中,野坂参三曾秘密去莫斯科,承领了担任苏联红军情报总局特别工作员的任务。后来回归日本后,他的行动,也证明了这一点。这件事,野坂参三也承认了。” .

  此外,相关报道还揭露了野坂在二战期间曾将共产国际领袖季米特洛夫的相关信件送给美国 ,以及野坂参三在苏联的大清洗中向内务人民委员部诬告日本籍同志山本悬藏等数人,致使他们牺牲等“证据”。

  野坂此前的同志袴田里见等人则怀疑野坂是苏联与美国的双重间谍,但此事永远是个谜团。